中国主要宝卷目录概述

作者:欧阳小玲 钟东


  [摘要]宝卷目录是宝卷研究的必不可少的资料。傅惜华先生所著的《宝卷总录》,进一步完善了宝卷目录。胡士莹先生所著的《弹词宝卷书目》为弹词和宝卷的专目,均以现存者为限。李世瑜先生所著的《宝卷综录》成书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是当时甚至直到20世纪末最完备的宝卷目录。车锡伦先生历经十余年,完成《中国宝卷总目》,这是目前最完备的宝卷目录。时至今日,宝卷目录亟待优化。
  [关键词]宝卷;宝卷目录;目录优化
  [中图分类号]G256[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5-6041(2012)06-0052-04
  宝卷目录由来已久,但是从学术角度为宝卷编目却始自近代。从傅惜华先生的《宝卷总录》到车锡伦先生的《中国宝卷总目》,历经八十多年,展现了宝卷目录由稚嫩走向成熟的过程。
  1傅惜华《宝卷总录》
  1.1 简述
  全书共著录宝卷246种,版本349种。正文对各种宝卷的正题、别名、年代、作者、版本、卷数,曾于何种书目著录过等内容进行著录。后附笔画索引,按宝卷卷名首字的繁体字的笔画进行排列。因为同一宝卷不重复著录,索引中对同一宝卷以互见方式进行标志,如需检索《仁义宝卷》,在宝卷总录通检第四画中查找出“仁义宝卷(见:双贵图宝卷)”,“双”繁体字“雙”十八画,然后在宝卷总录通检第十八画中查找出“双贵图宝卷(仁义宝卷)53”,最后就可在正文53页检索出《仁义宝卷》即《双贵图宝卷》的著录信息了。
  1.2 著录
  此目录略依年代—类别进行著录,大致按宋、明清、民国排列,年代下同一内容的集中著录,如第一条至第六条目录为关于观世音之类的宝卷,第七条至第十一条为关于目连救母之类的宝卷。题名由正题和卷次构成,一般而言,此书对宝卷的作者、何种目录曾著录过、版本、装帧形式、收藏之地、残缺情况等均有注明。
  如,《佛说道德运世忠孝报恩宝卷二卷》:
  作者无考。此书未见著录。书名标曰:“佛说道德运世忠孝报恩宝卷”。明刻本。摺装,二册。长乐郑氏藏。[1]12
  此书对版本记载颇详,这是本书的一大特色。
  现移《西王圣母诸仙庆贺蟠桃宝卷四卷》以示例:
  作者无考。此书未见著录。此书见存版本,凡二种:(一)书名标曰:“西王圣母诸仙庆贺蟠桃宝卷”。清康熙九年重刻本。摺装,四册。天津杜氏藏。(二)书标明,同上本。旧抄本。线装,四册。碧蕖馆藏。[1]24—25
  有的加按语,或说明所据,或解释文中内容,或介绍作者。
  如,《弘阳宝忏》:
  清韩太湖撰。又续破邪详辩著录。书名标曰:“弘阳宝忏”。卷数不详。原书系清初刻本,惟今不悉有收藏者否。按:韩太湖,法名飘高,广平府曲周县人,传教于顺治时。[1]19
  有的加短注。
  此目录对《佛说明字显性科仪》等32种宝卷加短注:“原书系明刻本,惟今不悉有收藏者否”。上述32种宝卷曾于《破邪详辩》所著录,车锡伦先生在《<破邪详辩>所载明清民间宗教宝卷的存轶》一文中做了回答。
  2胡士莹《弹词宝卷书目》
  2.1 简述
  此书为弹词和宝卷的专目,其宝卷部分收录各时期宝卷277种,版本328种,正文与附录有重见书目12种。它综合了《佛曲叙录》《明清之际之宝卷文学与白莲教》《中国俗文学史》《宝卷叙录》《董永沉香合集》《孟姜女万里寻夫集》所著录的宝卷,以及恽楚材先生、钱南扬先生及胡士莹先生等多人的藏本。宝卷正编前有宝卷书目笔画索引检字表,按宝卷卷名首字的繁体笔画排列。正编后附《破邪详辩》所录宝卷书目,前面也叙述过,在此不再重复。
  2.2 著录
  此目录著录简单,一般而言,只著录题名、版本、收藏者。
  如,《二郎宝卷》:
  明嘉靖三十四年(一五五五)刊本(胡适藏)。[2]73
  有别题的则注明了别题。有的亦注明卷次、残缺情况。
  如,《玉蜻蜓宝卷》:
  一名《瑞珠宝卷》。旧抄本,残缺上册。(胡)
  惜阴书局石印。(胡)[2]79
  有的加短注。
  如,《佛说贞烈贤孝孟姜女长城宝卷》:
  清康熙间(1680年左右)金陵荣盛堂刊本。
  此为孟姜女故事较早的刊本。见路工编《孟姜女万里寻夫集》[2]83。
  此书虽著录简单,缺短者甚多,但较前面的目录而言,它在年号后注明公元纪年,在原来宝卷目录基础上更进一步,方便了用户检索和使用。
  3李世瑜《宝卷综录》
  3.1 简述
  此书成书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是当时甚至直到20世纪末,最完备的宝卷目录。此书共收录国内公、私合收藏宝卷618种,版本1 487种,另收文献著录而未见传本的宝卷35种。
  此书序列详细,作者将此书的体例做了详细说明,如:本综录于“书名”一栏内除记正名外,兼记其别题或简称。为便于检阅,其各名目复依正题体例胪举一次,但年代、版本等则从略,而于“备考”栏注出“即某某宝卷”字样。因为书目和版本的增加,又因版式的限制,新目或新版本无法插入统一编排,所以,作者增加补遗表。补遗表无“曾著录篇籍”一栏,新目用两位数字编新号,新版本则仍用正表内各目录的三位数原编号。最后,提供了书名首字笔画索引和简称笔画索引,并对此作了一定说明。书名首字笔画索引表所列各字均系宝卷卷名首字,笔画概依简体排列,笔画相同者按“七起笔”(丶一乛丨乚丿ㄥ)次序排列。首字笔画索引对应正表和补遗表宝卷名的页码,如三画中“万”字对应页码“50、76”,“50”是正表中卷名首字为“万”字的宝卷所在页码,“76”是补遗表中卷名首字为“万”字的宝卷所在页码。简称笔画索引笔画标准同前表。
  3.2 著录
  与上述所提的目录而言,此目录有几大特色:
  (1)以卷名首字母拼音登录。正表采用宝卷卷名首字的拼音顺序进行登录,即按字母表(A、B、C、D……)顺序排列,宝卷卷名首字声母相同者均在一表,各表内再按首字韵母拼音进行排列,即按韵母表(即A、O、E……)顺序排列,如果声母和韵母都相同,则按声调排列。书中的书目首字笔画索引表和简称笔画索引表均按宝卷卷名首字的简体字笔画进行排列。此种排列,符合现代读者的检索和使用习惯,同时也考虑到读者可能不熟悉字母拼音,书后附有笔画检索,这样方便了读者的利用。
  (2) 表格式著录。本书采用表格式著录,用表格形式分别著“编号”“书名”“卷数”“年代”“版本”“收藏者”“曾著录篇籍”“备考”。“备考”一栏注明宝卷的作者、残缺情况、异名、内容等信息。这样简单明了,读者容易查找和利用宝卷的信息。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表格式限制了新书目和新版本的增加,而且,宝卷异名不能与相应之版本对应,这样,读者就无法辨别哪种版本的卷名是什么,或者说,无法辨别某种卷名的版本是什么。
  (3)同卷异名的宝卷著录。本书正表表格的第一栏为“编号”,对其同卷异名的宝卷书名使用同一个编号,但在右下角加以“a、b、c、d……”,如,《百寿图宝卷》编号为020[3]3,该宝卷别题《凤麟宝卷》编号为020a[3]11。如此,便于查找同卷异名的宝卷。
  (4)采用公元纪年法。本书概用公元纪年,如果只能推出宝卷年代,而不能得出具体年份,则只注明年代。为方便读者使用,作者将自明成化以后与本书所录宝卷有关的公元起讫年度做成表,读者可对照此表,知道宝卷产生年代。
  (5)著录更加全面、详细。本综录考虑问题较全面,更加人性化。尽管同卷异名的宝卷使用的是同一编号,但为方便检阅,在“书名”一栏,除注明正题外,还注明了其别题或简称,且在“备考”栏注“即某某宝卷”。宝卷作为一种民间文艺,民间口头相诵、相传,很难得知具体的创作者,而且宝卷不断经人校正、修订,与最初的大不一样,所以,本综录不设“作者”一栏,如果可知作者,在“备考”栏注明。
  4车锡伦《中国宝卷总目》
  4.1 简述
  车锡伦先生历时十五年,完成此著。本书编纂始于1982年,1998年由台湾“中央研究院”文哲所出版,现在笔者手中的《中国宝卷总目》是2000年5月版,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它共收入海内外公、私一百余家宝卷1 550余种,版本5 000余种。此著收入宝卷之多,是傅、胡、李目的三倍之多。其中,明清民间宝卷相对较多,也较多稀 见的珍本,近30种为孤本。
  作者对前辈的研究成果作了加工和深化。如,作者择出清代黄育楩《破邪详辩》所载明清民间宗教宝卷目,附注其存轶。张颔在其《山西民间流传的宝卷抄本》一文中登录介休地区民间流传抄本31种。车锡伦先生再次深入该地调查研究,补充张文所录宝卷目5种。索引分别为宝卷卷名首字音序序号索引、宝卷卷名首字笔画序号索引、宝卷收藏者索引、宝卷异名索引。作者在每一种索引之前,均作相关说明。如,在宝卷卷名首字笔画序号索引中,作者说明,“本索引按宝卷卷名首字笔画数排列;同笔画的字,按起笔横、竖、撇、点、折排列。字后的数字是本书著录宝卷的序号”。
  4.2 著录
  每种宝卷都有一个编号,由四个阿拉伯数字组成,亦不重复。按宝卷卷名首字在《汉语拼音方案》字母表中的音序排列;同音序的字按笔画数排列。而李世瑜先生《宝卷综录》一书则为,按宝卷卷名首字的拼音顺序排列,再按首字母韵母拼音排列,如果声母和韵母都相同,则按声调排列。相对而言,车锡伦先生的排列规则简明了不少。本书宝卷著录均可分为四部分,即题名、题解、版本、收藏者或收藏机构。宝卷卷名下附注卷数及分品,题解可为宝卷的作者、宗教归属、异名(简名、又名、全名)、可供“参见”的宝卷等。版本著录详细,与傅惜华先生《宝卷总录》类似。版本的著录包括宝卷出版或抄写的年代,印刷、抄写或校订者,册数,某版本的卷名、序、跋、附录,收藏机构或收藏家。其中,出版或抄写的年代注明公元纪年,这与胡士莹先生《弹词宝卷书目》相似。年代不详的宝卷,注“旧抄本”或“旧刊本”,这些“旧抄本”或“旧刊本”均指1950年前的抄本、刊本。“新抄本”指1950年后的抄本。此外,收藏机构使用简称,私人收藏者则注出姓名。
  现移《福缘指迷宝卷》以示例:
  0280 福缘指迷宝卷
  又名《普通福缘指迷宝卷》。参见《福缘宝卷》。
  (1)“民国”四年(1915)上海文益书局石印本,二册。〔李世瑜〕
  (2)“民国”五年(1916)上海文益书局石印本,一册。附《七言醒世歌》。卷名《普通福缘指迷宝卷》。〔李世瑜〕
  (3)旧抄本,一册。〔胡士莹〕[4]
  本总目提供宝卷卷名首字音序序号索引和宝卷卷名首字笔画序号索引。二者选其一,可找到某宝卷卷名首字在此目中的序号,即可找到关于该宝卷的具体信息。
  4.3 宝卷著录特点
  与前人目录相比,本总目有三大特色:
  (1) 双索引。本总目附宝卷卷名首字音序序号索引和宝卷卷名首字笔画序号索引,双索引方式方便了读者的检索,作者充分考虑到不熟悉拼音或不知繁、简体区别的读者的需要。但美中不足的是,作者只提供了宝卷对应的序号。如果提供宝卷对应的具体页码,检索起来则更加迅速、方便。
  (2) 宝卷异名索引。提供宝卷异名索引,如果按所查宝卷卷名首字的音序或笔画,在“宝卷首字音序序号索引”或“宝卷卷名首字笔画序号索引”中未查到某宝卷,则该宝卷卷名可能是宝卷的异名,则续查“宝卷异名索引”,按照卷名对应的序号,可在本总目中找到以正名著录的该宝卷。
  (3)收录范围广。作者在著录宝卷时,参考了鹅湖散人所编《古今宝卷汇编》、段平所编《河西宝卷选》以及其他海内、外的藏书,它们极大丰富了本书的内容。其中,有些是前人无法企及的,因为这些得益于天时和地利。
  5宝卷目录的优化
  目录可谓“辨章学术,考镜源流”,通过目录,可以知道一代或历代的学术以及社会发展情况,这使得目录学在整个时代学术领域和研究结构中成为读书治学的入门之学[5]。如此说来,宝卷反映了当时社会经济、政治,人们亦可以通过对宝卷的研究,探讨社会政治以及民众心理等问题。但是,人们对宝卷知之甚少,并没意识到宝卷的研究价值和社会作用,所以,宝卷研究者还有一个重要的社会任务就是推荐文献,传播思想和学术,指导人们阅读和利用宝卷。目录一产生就有导读的作用,目录用叙录等方式揭示图书内容、版本情况及学术源流,可以“览录而知旨”,即任何目录都具有一定的导读作用。刘向为图书作叙录,就向皇帝推荐何书可观,何书可常置左右。上述所述的宝卷目录,详细揭示了宝卷的年代、卷数、版本、收藏者等信息,但是不足之处并未做书评,或者说,并未作出该宝卷的评介。宝卷,特别是民间宗教宝卷,充斥着大量的封建迷信思想,宝卷研究者在阅读和研究大量宝卷的基础上,以评为主,介绍为辅,重点介绍宝卷的主要成就以及评出宝卷的本质与精髓,帮助读者正确阅读宝卷,全面理解宝卷,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发挥宝卷的最大效用。
  宝卷目录著录时,大都按照年代或者音序登录宝卷,并未对宝卷进行具体分类。傅惜华先生《宝卷总录》按内容对宝卷进行分类,方便读者进行专题研究,但是它的分类并不严格,如《观世音菩萨香山因由四卷》《千手千眼菩萨报恩宝卷》及《普陀观音宝卷》并未放在一块。宝卷可分为宗教宝卷和民间宝卷,宗教宝卷又可分为佛教宝卷及民间教派宝卷。宝卷可以按照这种分类来登录宝卷,如《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灵应泰山娘娘宝卷》等这些民间宗教宝卷可放在一起,而《精忠宝卷》《白蛇传宝卷》以及《孟姜女哭长城宝卷》可放在一块。
  [参考文献]
  [1] 傅惜华.宝卷总录[M].北京:巴黎大学北京汉学研究所,1951.
  [2] 胡士莹.弹词宝卷书目[M].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
  [3] 李世瑜.宝卷综录[M].北京:中华书局,1961.
  [4] 车锡伦.中国宝卷总目[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61.
  [5] 彭斐章.目录学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128.